三大老天元:聂卫平新宠是拜仁刘小光种菜慢生活

世界,或许已是年轻人的世界。当90后收获一个又一个世界冠军叱咤围棋天地时,我们却同时忆起光荣岁月里,那些曾经的老天元们。

他们,有着自己的一片天地。平平淡淡中,真知璀璨。 

聂卫平

 

聂卫平 职业的体育迷

下棋的时候,聂卫平叱咤风云,性格中的外向豪爽,也让这位大名鼎鼎的棋圣,在后职业生涯生活中闲不下来。

“每个礼拜都在不同的城市间飞来飞去。”老聂声音洪亮,神清气爽,“瞧,现在又来同里了。一个星期在家呆的时间超不过3天。”聂卫平好热闹,三五好友时常相约对饮小酌。喝到兴起,天南地北,古往今来,一番通谈,“朋友们还会安排各种友谊赛,我现在下棋的机会一点也不少。”

不过,如今的老聂,更合适的身份似乎是“职业体育迷”。他看足球,看斯诺克,只要是精彩的比赛,统统不落下。德甲双雄会师欧洲冠军杯决赛,老聂守在电视机前关注他们一路闯关,“我可不是设好了闹钟爬起来看,而是压根就没睡,等着看比赛。”拜仁慕尼黑是他的新宠,“我喜欢踢得漂亮的球队,现在的拜仁的确比巴萨强,非常具有侵略性,看他们比赛叫人兴奋。”几乎每一种体育项目,老聂都能娓娓道来,精辟点评,“前一阵斯诺克世锦赛,我也看了一大半。我可是奥沙利文的粉丝。”老聂喜爱的类型,多是进攻锐利的冲锋派,“他的球,真是绝,奥沙利文从来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
精神十足的聂卫平,亲身参加体育锻炼的机会并不多,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“我的精神状态一直都很好,这是因为心态。一辈子,我都这么乐观。”

马晓春

 

 

马晓春 淡泊的圈外人

在围棋界天马行空的马晓春,已近天命之年。30年前,他晋升九段,是当时国内最年轻的九段棋手。当年“聂马争霸”的棋坛盛事,如今早被马晓春抛在脑后,“很多年前的事了,现在一年也下不了一两盘棋。”

马晓春是个随性之人。在行棋时,常常不按常理,面对困难,也能泰然自若谈笑风生。有人说,这辈子他从来没有认真投入过一件事。练钢琴,是玩票;下围棋,也没有太用功,“这样的生活,挺好。”马晓春现在浙江队当教练,“现在的年轻人都很厉害,我没什么可教的。当教练,也多是帮他们联络联络客场,帮帮手而已。”

马晓春不问棋事,更多是指不关注谁是冠军,自己不下棋,若是看到精彩的对局,他也会心中痒痒到网上看一下复盘。“业余时间,读读古书,上网看看新闻,偶尔也会弹弹钢琴,没什么固定的休闲,享受自由。”前几年,有公司在少林寺设了马晓春围棋道场,淡泊的他至今也没有亲临现场关注。倒是每一年马晓春围棋学校准备考级的好苗子,常常能得到他的亲自指点,“离开了,就离得远点。小朋友是希望,也是我与围棋不多的联系。”

刘小光

 

 

刘小光 快乐的庄稼人

离开棋坛多年,和圈内的同辈人相比,刘小光似乎过着另一种生活——快节奏的慢生活。

他是辽宁围棋队的教练,有围甲比赛的日子他会随队出征。“只是去看看,大家都是职业棋手,不需要太操心。”在北京,住在棋院边上的他会走路去食堂吃早饭,见到新面孔旧相识也会热络地打招呼,“完全脱离围棋,你会感到寂寞。”几年前,一半时间在香港奔走时,他是金庸老先生的棋伴。相识30年,对局无数,是友人之间的以棋交心。如今刘小光常住北京,找他下棋最多的,是一些领导。他打趣说:”年轻的时候和别人下棋,得理不饶人,该怎么下就怎么下。现在,一切看淡了,所以有时会考虑对方的心情。”

作为“脑力劳动者”,刘小光却爱上了流汗的感觉。他参加了明星羽毛球队,每周总要打上两次球。“水平一般,主要是动动筋骨,锻炼身体。而且有这么一个圈子,大家在一起热闹,很开心。”明星羽毛球队里各路演艺明星居多,林丹也时常来捧场。“我这个水平,不敢找他练球。”同伴们,最热衷的余兴节目之一,便是去刘小光的菜园子打牙祭。他在北京郊区有块小菜园,学着时髦的有机种植当起了农夫。“我是个懒人,更喜欢收获的感觉。所以播种的时候,常常雇人帮忙。当有了收成,比如挖红薯,拔青菜,都是我亲自动手,享受成果。”刘小光菜园子的“粉丝”之一,是刘晓庆。用他的话来说,“小庆好这一口,经常会来讨菜吃。”

退居二线,停下脚步,做一名快乐的庄稼汉,刘小光说:“我享受这充实的慢生活。”